【微电影剧本】家事

2015-11-13

故事发生在灾后重建的新北川。

  人物:

  兰  辉:男,中年,北川县人民政府副县长。

  周大姐:女,兰辉妻,普通职工。

  兰爷爷:男,老年,兰辉父亲,退休工人。

  兰欣怡:女,兰辉女儿,高中毕业生。

  小  古:男,青年,安监局干部。

  母军贤:男,人力三轮车工人,壮年。

  林  涛:男,高中毕业生。

  陈师傅:男,兰辉的汽车驾驶员。

  刘  翠:女,肛肠医院主治医生。

  1. 日  外

  一条条新修的公路连接着羌山羌寨。

  一辆牌号为“川BT9866”的军绿色越野车,在通往镇乡的公路上行驶。

  副驾驶座上的兰辉,专注地看着车窗外的一切,如坐针毡似地不时移动着屁股,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  手机铃声响了。

  兰辉强打精神接听:我是兰辉,请讲……。

  对方声音:“你在哪里?”

  兰辉回答:我在路上!

  “你在哪里?”“我在路上!”的问答声在波峰浪谷间回荡!

  2. 同时  日  内

  兰辉家。陈设极为简单的客厅。

  兰欣怡在清理套桌上的文具、书籍。

  周大姐坐在小木凳上整理刚买回来的蔬菜。

  兰爷爷在用茶几上的坐机打电话。

  兰爷爷:兰辉,你在哪里?(生气地)我知道你在路上,什么时候,我才能听到你说:“在家里”唷!你的宝贝女儿回来了,明天就要回校参加高考,……

  兰欣怡:爷爷,我本来是想让爸爸回家有个惊喜!

  兰爷爷:你那位当了副县长的爸,心里头已经没这个家了!

  周大姐:爸,你也别怪他,他就是忙啊!(将理好的菜送进厨房)

  兰爷爷:你还护着他?都当县长娘子了,还是个临时工。不行,我得把他叫回来,说道说道……(向茶几走去,拿电话)

  兰欣怡急阻止:爷爷!

  3. 继续  日  外

  军绿色越野车在公路上行驶。

  越野车内。

  兰辉在接听电话:……我知道了,请他们在接待室等一下。

  陈师傅两眼注视着前方:兰县长,今天的行程已超过300公里了。

  兰辉:我知道,这车,应该检修了。

  坐在后排的小古:兰县长,最重要的是你的身体,刚刚“大修”了,还得“保养”!

  陈师傅:兰县长,明天歇一天吧!

  兰辉:还有开坪、小坝、片口三个镇乡的道路情况我心中无数,天气预报今晚又是强降雨,明天还不能歇。

  陈师傅:已经下班了,回家吗?

  兰辉:回县政府!

  4. 继续  日  内

  兰辉家。

  兰欣怡已经拾好餐桌上的物件,走向爷爷,撒娇地:爷爷,我有个请求!

  兰爷爷:孙女儿哩,在这个家里,你是最高权威,还请求个啥呀!

  兰欣怡:一会儿我爸回来了,你就别说道说道了!

  兰爷爷:心疼你当官的爸了?

  兰欣怡:我就想让爸多陪我一会儿。

  兰爷爷:这么说呀,可以协商。

  (敲门声)

  兰欣怡:(惊喜)爸回来了!(跑去开门)

  (一位肩上扛着十字镐,抱着军大衣,提着水靴,肩上挎着口袋的人从半开的门缝中挤了进来。军大衣遮着脸,看不清本来面目。)

  兰欣怡伸手去接过水靴:爸!

  兰爷爷上前一步:儿子,你总算回来了!说明你心里还有这个家!

  周大姐从厨房里出来:今天回来得还算早!

  来人已将身上所有物件放在靠墙的单人沙发上,转过身来……

  兰爷爷:你是……

  周大姐:小古!

  小古:(活动着身子)兰县长回县政府去了。陈师傅要把车开去检修,不知道明天下乡该坐谁的车,兰县长叫我把他的出门“四大件”送家里来!

  兰爷爷生气地指着那堆物件:哪有副县长出门带这些玩意儿的?农民工也不是这个样子啊!

  小古:这军大衣是他准备在车上休息睡觉用的,水靴是准备着下雨走山路用的,十字镐是用来检查公路质量用的,方便面是用来填肚子的……

  兰欣怡:爷爷!我这位当副县长的爸爸就是这个份儿!

  周大姐端茶:小古,坐下喝杯水!

  小古:周大姐,(为难地)水就不喝了,你托我办的事……

  周大姐:我都给兰辉他大哥兰军说了,他没意见!

  小古:可是,情况有变!

  周大姐:(急)你是说,对方有意见?

  小古:其实呀,只要咱们兰县长一句话,你们家兰军的事,就不是问题!

  兰爷爷:你们在说些啥唷!兰军怎么了,兰辉又咋了?

  5. 同时  日  外

  北川县人民政府大门口。

  兰辉提着公文包,步履艰难地向县政府大门走去。

  母军贤和林涛拦住兰辉。

  母军贤:兰县长,你得救救我一家人的命啊!

  林涛:(流眼抹泪)兰县长,我等你老半天啦!

  兰辉:别急,别急,去接待室,坐下慢慢说!

  6. 同时  日  内

  兰辉家客厅。

  兰爷爷:(急问小古)小古你说,要兰辉说句什么话,兰军的事就没问题?兰军出什么事了?

  小古:老爷子,嫂子要我帮忙给兰军说个对象……

  兰爷爷:好哇!

  小古:可是,我介绍的那位,嫌弃兰军是个临时工,就改变了主意。

  兰爷爷:这么说,我家老大兰军就只有打单身了。

  小古:要是兰县长能开个口,兰军的工作就没问题,可咱兰县长不会开这个口!不过也没有关系,我们重新帮兰大哥物色一个。对不起,我该回家了!(匆匆离去)

  兰爷爷:(生气)你们说,这还像一家人吗?

  周欣怡:爷爷,别生气!

  兰爷爷:“5?12”大地震,你大妈遇难,你大爸拖儿带女打临工;你幺爸幺妈刚结婚不久,还都是个临时工,还有你妈……

  周欣怡:临时工!我知道。

  兰爷爷:你那当副县长的爸该不该管?

  周欣怡:该管,该管!

  兰爷爷:他管了吗?你大爸因为是个临时工,想成个家找不着对象,你说,我今天该不该说道说道?

  兰欣怡:爷爷,我再次请求……

  周大姐从厨房里出来:欣怡,别闹了!一会儿你爸回来,让他和爷爷在一起说说话!

  兰欣怡:(不高兴地)我从学校回来,就是想陪陪爸爸,早知道是这样,我还不如不回来!(生气地进了书房)

  兰爷爷:兰辉呀兰辉,你心里头到底有没有这个家唷!

  7. 同时  日  内

  北川县政府接待室。

  兰辉给母军贤、林涛一人一杯水:对不起,今天下镇乡检查道路建设情况,回来晚了,有什么事儿要我办?你俩谁先说?

  身穿白大褂的刘翠闯进接待室:兰县长,我总算把你给追着了!

  兰辉:刘医生,你来了!

  刘翠:我没管好你这位病人,饭碗都快没了,不来行吗?

  兰辉:刘医生,你看我这儿还有事……

  刘翠(对母军贤和林涛)对不起了,二位,他是你们的副县长,也是我手下的病人。病未全癒擅自出院,领导要追查我主治医生的责任,你们说,咋办?

  林涛:我们俩等兰县长等了老半天了……

  刘翠:主管业务的副院长还坐在办公室等着我把人带回去交差!兰县长,救护车在大门口,三分钟后不见你出来,我就向你们县委书记和县长要人!(转身走出接待室)

  8. 继续  日  内

  兰辉家。

  周大姐给兰爷爷的杯子里换水:爸,你这么大年纪了,不该你着急的事,你就别着急;不该你管的事,你就别管;哪样好吃,你开口,哪里好玩,你说话……

  兰爷爷:我在这北川城里,说话不敢高声,走路不敢抬头,还有心思去玩吗?

  周大姐:爸,你一没作亏心事,二不欠人钱财,儿子是堂堂北川县副县长……。

  兰爷爷:我名下这么大一家人,儿媳们也不是歪瓜裂枣,就一个当副县长的有正式工作,我这老头子在亲朋好友面前,说得起话吗?

  周大姐:爸,这为官也有为官的难处啊!

  兰爷爷:这个我懂!兰辉当选为副县长那天,我就告诉他,为官之人要行得端,坐得正,一步一个脚印印地作人作事,钱不能揣错包,睡觉不得上错床,可也不能不管家里的事呀!

  (敲门声)

  周大姐:回来了!(开门)

  母军贤和林涛拘谨地走进客厅。

  周大姐:你们……

  母军贤:兰县长叫我们来家里等他……

  兰爷爷:(不悦)你们的兰县长没有这个家!

  母军贤:对不起!(招呼林涛)走,我们去外面等。(拉着林涛出门)

  兰爷爷:人还没回家,找他的人倒先来了!我真是闹不明白,兰辉这官咋当的这么累?

  9. 同时  日  内

  医生办公室。

  兰辉像小学生似地坐在椅子上。

  刘翠:你就是因为长时间的累,生活没有规律,手术后营养跟不上,身体素质差,又不配合治疗,你这身体已透支得没多少余额啦!

  兰辉:刘医生你别吓我!

  刘翠:吓人的话,我还没说哩!

  兰辉:(求饶似地)你就别说了吧!

  刘翠:我是医生,有责任告诉你,手术后本来需要恢复治疗一个月,还不到半个月,你就私自出院……

  兰辉:嗨,谁叫我是北川县副县长啊!

  刘翠:你就是副省长,到医院来治病,也得听医生的。

  兰辉:(无奈)我这不是在听吗?

  刘翠:你就好好给我听着!你如果不继续住院恢复治疗,不但会引起大出血,很可能引发伤口感染。因为你身体素质差,还有可能出现其他并发症。

  兰辉:刘医生,你别尽往坏处想啊!

  刘翠:刚才已经检查过了,你手术后的伤口还未完全愈合。如果你真的不愿意继续住院恢复治疗,(拿出一张纸)就请你在这份责任书签字!

  兰辉:责任书?

  刘翠:看清楚,这一栏是你的承诺,出院后,出现的一切后果,自己承担!

  10. 继续  日  内

  兰辉家。

  兰爷爷在客厅里,从窗户向外张望:看人家哪些上班的,这个时候都带着孩子,陪着家人散步逛大街了。我家这个上班的还没归屋。心里头还有这个家吗?

  兰辉领着母军贤和林涛进屋:爸,你在说谁啊?

  兰爷爷:说你!

  兰辉:好哇!不过我也先说说你啊,我的客人来了,为什么不让人进屋?

  母军贤:兰县长,是我们自己要在外面等你!

  兰辉:(对母和林)到了我这儿,别客气,就像在自己家里(指沙发)坐!

  (兰欣怡从卧室里出来,撒娇地)爸,总算把你给盼回来了!

  兰辉:(做个暂停的手势)请休息片刻,我还有点公事要办,欢迎各位列席,(对母军贤)说吧,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

  母军贤:(哭,伤心地)兰县长,这到底还要不要我们活呀!

  兰辉:谁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不让你活?

  11.(画出) 日  外

  北川新县城。

  各式汽车、公交车、摩托车在宽阔的大街上有序地行驶。

  母军贤蹬着陈旧的人力三轮车在街上揽生意,不但无人问津,还显得不协调。

  一城管走过来拦住母军贤:你看过北川县政府的城市交通管理布告没有?

  母军贤:(明知故问)什么布告?

  城管:其中有一条,禁止人力三轮车营运。

  母军贤:这可是我一家人的饭碗啊!

  城管:对不起,人力三轮车我们扣下了,你一家人吃饭的事,去找政府!

  12. (闪回)  日  内

  兰辉家客厅。

  母军贤伤心地诉说,林涛,兰爷爷,兰欣怡在一旁听着,周大姐为两位来访者的杯子里添水。

  母军贤:我一家四口,大儿子是个只能吃喝的植物人;“5?12”大地震,我老婆受重伤,盆骨破裂,女子因车祸大腿致残,就靠我蹬三轮养活一家四口!不让我蹬三轮,我这一家人还活不活呀!

  兰辉:老哥子,你的四口之家还得活下去。要真的活不下去了,还要我们这些当书记的、当县长的干什么?不过我告诉你,三轮车确实不能再蹬了,就算让你蹬,也养活不了你这四口之家。你这四口之家怎么活?你该干什么?我会给你一个交待!(拿出本子)你把你的姓名、住址、联系电话都写在这上面,我会尽快与你联系!(转身对林涛)小兄弟,说说你的事!

  林涛:我是坝底乡小田村的人,我老爸成了脑震荡,母亲常年闹病干不了体力活,还有个80多岁的爷爷……

  兰辉:家庭负担够重的呀!

  林涛:我今年高中毕业了,老爸叫我到县城来找工作,很多人都说,兰县长最同情弱势群体,叫我来找你!

  兰辉:你的学习成绩怎么样?

  林涛:孝个二本没问题!

  兰辉:你这事儿我不能帮!

  林涛:兰县长,你不帮我,我咋办啊!(欲哭)

  13. 同时  日  外

  一汽车修理门市部,设有供顾客休息的茶座。

  小古与陈师傅相对而坐。

  小古:陈师傅,我知道你在这儿,就又赶过来了!

  陈师傅:你是来说,明天兰县长下镇乡的车协调好了?

  小古:我倒希望明天没有车子给兰县长坐!

  陈师傅:你也想让兰县长休息一天!小古,你要我劝他休息、住院、治病,趁早死了这份心。因为兰县长的心头,全装着北川的20多个镇乡和20多万群众……

  小古:陈师傅,兰县长本人,我俩谁也管不了,但他的家庭……

  陈师傅:家庭和睦,妻子贤慧,女儿勤学,还用得着你我操心?

  小古:他的大哥兰军“5?12”大地震失去了妻子,至今还是个光杆司令,兰县长的妻子周大姐托我给兰大哥找个对象。

  陈师傅:你人缘好,人脉广,这事儿,小菜一碟!

  小古:我表姐你知道的。

  陈师傅:我们一个院子住,她正好在“5?12”失去了丈夫!般配!

  小古:她嫌兰军是个临时工,不同意!我就是来请你帮忙说说。

  陈师傅:行,看在咱们兰县长一天到晚为北川人民办事的份儿上,咱俩就帮他办好这件家务事!

  14. 继续  日  内

  兰辉家客厅。

  兰辉对林涛说:回去告诉你爸、你妈,一定要参加升学考试,只有读书,才能走出大山,走出贫困。有什么困难,我们共同解决。你爸叫什么名字,你叫什么名字,联系电话,都给我写到这本子上(递本子给林涛),我会尽快到坝底乡来找你!

  林涛:兰县长,我在家里等你唷!

  兰辉:(对母贤军)哥老倌,我也会尽快与你联系!

  母军贤:谢谢你呀!兰县长,小兄弟,我们走吧!

  兰辉:(对周大姐和欣怡)你们母女俩帮我送送这俩位客人!

  (兰欣怡开门,周大姐送母军贤、林涛出门,兰欣怡跟随。)

  兰辉:(长长地舒一口气)爸,今天怎么样?还好吧!

  兰爷爷:这里没有你爸,只有一位上访户,看你怎么打发?

  兰辉:爸,你开啥玩笑?

  兰爷爷:(严肃地)兰辉,我不是玩笑,别忘了,你家里还有四位“困难群众”!

  兰辉:什么困难群众?

  兰爷爷:你大哥,你幺兄弟两口子,你的妻子,至今还是临时工,你大哥,说了几个对象,一听说是临时工就拜拜了!你这副县长,管了那么多部门和单位,经手那么多工程,你就不能为他们开个口,说句话吗?

  兰辉:爸,你还教育我要行得端,坐得正,这口我怎能开吗?

  (周大姐和兰欣怡进门。)

  兰爷爷:我看你对那些八竿子都打不着的,认都认不到的人,都那么热心热肠,巴心巴肝地帮助,对自己家里的人,开个口子就不行吗?

  兰辉:(语重心长)对这个家,我确实亏欠太多,但我无愧于北川!(转身对家人)我兰辉亏欠了你们多少,我心里有数!

  周大姐:亏也亏了,欠也欠了!(对兰爷爷)爸,他能记住就好!吃饭吧,菜都凉了。吃完饭父女俩还有龙门阵要摆呢?

  兰辉:别忙!我还要给女儿熬鱼汤哩,这是我的专利!(手机铃声骤响)

  兰辉:(接听)喂,我是兰辉,请讲!嗯……嗯……(非常严肃地)你听好,一、将就近工地上的挖掘机,无条件开往断道现场;二、准备两台大功率的柴油发电机,备足柴油,送到断道现场;三、叫就近两个镇做好后勤工作。还有,你马上把车开到我楼下……

  周大姐:又出什么事了?

  兰辉:禹里、白泥、漩坪因普降暴雨,造成国道213、省道205线断道,使得九寨沟东进西出的数千辆客运车滞留在茂县和松藩境内,必须组织力量尽快修复……

  兰爷爷:儿子,你什么时候才能在家里好好呆上一天半天啊!

  兰辉:        爸,北川县就是我的家,我天天都在为这个家办事!

  周大姐:(将装药的塑料袋塞在兰辉手里)你别不要命了!

  兰辉:地震时,北川死了那么多人,如果再因为安全事故死人,我咋对得起遇难的亲人!

  兰欣怡:(扑向兰辉)爸!

  兰辉:乖女儿,你等着,爸忙完了这一阵子,一定要听你讲讲心中的小秘密!(电话铃声,兰辉接听,对着手机)我来了!

  剧终 (微剧本作者:邹开歧 )

 

返回